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亲君笧 >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闻(三)

第一卷 浮华乱世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闻(三)

新书推荐:半里扬沙半里花山寺杏花之寻亲妖帝盛宠:纨绔废柴妃神秘总裁的迷糊小娇妻限量妻约:捉只老婆领回家冠盖锦华让我喜欢的女孩都喜欢我王爷的暴躁小丫头不世臣下我和我姐一起穿越了

    采棠带着难以察觉的怜悯神色看了萩娘一眼,犹豫着问道:“女郎,您可曾想过,若是主子他,他真的娶了那朱氏女为正妻,您可还愿意做他的妾室吗?”

    萩娘先前便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她几乎是不能相信谢琰会这么做,然而如今她也不能回京去看个究竟,只是下意识地避开这件事而已,听得采棠这样直白地问了出来,她只觉得心上疼痛无比,如同一道崭新的伤口,还没来得及愈合便又被翻了开来,血肉模糊之外,竟是还撒上了盐,痛得无以复加。

    采棠见她面色苍白,自知失言,忙跪下告罪道:“奴婢错了,女郎快别把奴婢的话放在心上,主子那么疼爱您,又怎会娶旁人为妻呢,不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便是那些人传错了罢了。”

    谢裕亲口确认的事情,又怎会是传错了?

    即便是权宜之计,毕竟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琰郎怎能如同儿戏一般,轻轻松松便娶了呢?

    想到那个与谢琰有些婚姻之约的朱氏女子,萩娘便觉得一阵心酸,不过是出身不同而已,自己为何会穿越到这个如此注重门第家族的朝代,又为何会爱上这样一个高不可攀的男子?

    即便是她再聪慧,再稳重,也难免会有每个女子都无法避免的情绪,妒忌。

    萩娘正心神不宁之际,却见那神神叨叨的刘穆之在帘外轻咳了一声,便毫不扭捏地打了帘子进屋来,远远地坐在离床榻最远的绣墩上,客气地说道:“抱歉,方才我想来看看您的病情有没有反复,却正巧听见了你们主仆的谈论,便不请自来了,想要同您私下谈论几句,却不知您意下如何?”

    采棠愣愣地看着他,呆呆地说道:“你,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进来……?”

    这可是旁人内眷的寝居,这也太不合礼数了。

    刘穆之淡淡一笑,自矜地学了一句阮籍的名言:“礼岂为我辈设也?”

    萩娘不怒反笑,觉得此人还真是应对机敏,不复先前那种木讷之态,她从容地说道:“您想说什么便说罢,只是我这侍女与我十分亲厚,不需要避讳她来说。”

    她毕竟不是十分信任刘穆之此人,故而不敢轻易地屏退了采棠与他独处,毕竟如今寄奴不在,采棠又是身有武艺,即便他有什么不轨之心,倒也不怕他乱来。

    刘穆之怎会不明白她这些小心思,当下微微一晒,淡淡地说道:“于情于理,在下都该遵从您的意思。”

    他轻咳了一声,正色说道:“您可知这世间至贵至重者何物,至轻至贱者何物?”

    这样的谈论方式,正是当下最流行的清谈,以一话题为由,引出无穷无尽的各种思索,采棠与萩娘在谢府的时候,也曾躲在屏风后,倾听他与好友亲族之间类似的谈话,却没想到这古怪的术者,竟然也是此道的爱好者。

    当时士族女子身份亦是十分尊贵,并不仅仅是男子能进行这种谈话,征北将军谢玄的胞姐谢道韫便是精于玄谈的贵族女子,可见当时的社会风气,并不是那么绝对地轻视女性。

    若是名流之间,高朋满座之时,这样的对话答得一个不慎便会身败名裂,然而如今只是在萩娘的寝居之内,她虽是十分惊讶,却毫无心理负担,略略一想便微笑着答道:“是一个人的德行,若是其人心性贵重,自然令人如沐春风,即便是他的敌人也忍不住钦佩他的操守;而若是其人心性低下粗鄙,不能容人,则即便与之亲昵之人也会看不起他。这正是我认为至贵至重,至轻至贱的东西都是德行的原因。”

    刘穆之眼中微微露出了一些赞赏的神色,古语曾说过,鲲鹏绝不会与燕雀为伍,长鸣于山中的唯有鸾凤之音,古之人不我欺也。

    英雄身侧怎能没有睿智的妇人相助呢?

    这小姑子果然不是没有头脑空有美貌的,不愧是刘郎看重的女子。

    然而这个话题不过是他抛下的一个引子,他咬了咬牙,努力克服着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那么,您可知道女子的德行之中,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吗?”

    萩娘想了想自己所念过的那些典籍,回忆着说道:“妇德,贞顺也。妇德尚柔,含章贞吉。”

    她说到这里,疑惑地抬了抬眉,纳闷地看着刘穆之,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刘穆之微笑着赞道:“您果然是幼承庭训,知书识礼,那么您可知道何谓‘不令而行’吗?”

    这话乍一听有些没头没脑的,然而即便是个粗通经纶的,只要细细一想便能明白,论语中曾说过:“其身正,不令而行。”这话显然是一语双关,重点放在前半句的。

    萩娘看他的神色便知道他说这话是定有所指的,不由得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皱眉反问道:“您这么说,难道是认为我有什么言行的不妥之处,竟是令您觉得不合妇德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疾言厉色,语气也很温和,然而她浑身散发出的那种凌厉的气场,已经令刘穆之难以坚持,不由得讷讷地答道:“在下不敢,不敢。”

    他强忍着想要夺门而逃的念头,认真地说道:“在下只是觉得,您年纪尚幼,还不明白婚姻代表着什么,更是不明白那些世族贵胄心中所重,而一时被蒙蔽了而已,若是您经历了一切,最后一定会发现,最重要的那个人,始终都在您身边,不曾离开过。”

    “您可知道,为何王谢二族世世通婚,为何吴郡四姓代代联姻,世家子侄的婚姻,从来都是婚宦一体的,有婚姻,才有仕途。世家贵族可以尽情地宠爱自己喜欢的女子,但绝对不可能将她们娶回家作为正妻主母,这不仅不合礼仪,更是会被所有人诟病,被政敌拿来作为攻击的筹码,这些道理,我想您不会想不明白吧。”

    萩娘闻言不由得瞥了采棠一眼,略带责备之意。

    采棠面色一白,双腿一软便跪了下来,叩首道:“女郎勿怪,日间这位郎君带奴婢去煎药的时候,奴婢一个嘴快,不小心便说出了我家主子来,都是奴婢不好,但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萩娘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神神叨叨的术士竟是看不过眼自己恋慕着谢琰,替寄奴来打抱不平来了,她不由得气极反笑,淡淡地说道:“其中之事,不足为您道哉,您所见不过是表象罢了,我自有自己的主见,还请您回去休息吧。”

    她和寄奴的婚约,本就是后母郑氏的算计而已,自己未曾和寄奴认真地谈起过此事,也不过是因为寄奴年纪还太小太小罢了,在她看来,寄奴不过是个中学生而已,现在和他说起婚嫁之事,她简直有毒害青少年的嫌疑。

    重点是,作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外人,您这操的是哪门子的闲心呢?

    刘穆之却是有备而来,他轻描淡写地取出了一张红纸,递给了萩娘,若无其事地说道:“既然您自有成算,我也不再多言,这是我命人从京中带来的札笺,还请您过目。”

    萩娘见那纸笺红得触目惊心,心中似有所感,伸出的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她强自镇定地接过那纸来,展开一看,却见上面果然写着明晃晃的几个字:“五月初十,吉时……”,中间那些繁复的骈文她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却见底下清清楚楚地并排写着两个名字,谢氏瑗度,还有……余姚朱氏嫡长女。

    她下意识地抬头,问道:“采棠,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采棠见她面色苍白得似是已近枯槁,心知不好,但仍是老老实实地答道:“女郎,今日是五月十三。”

    在没看到这之前,一切的猜测都还只是猜测。

    萩娘只觉得整个人如堕冰窟,却觉得头脑热得发胀,真是如同身处炼狱一般,一边是火焰,一边是冰冷,她不由自主地抚住了额角,艰难地说道:“先生的话,我听明白了,还请您先行离去吧,我自会细细思虑的。”她已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支持着自己说完这句话,只觉得喉头痒痒热热的,似是再一张嘴,自己的一颗心便会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回来了。

    刘穆之见她面色不善,心里稍稍有些后悔,此时可不能再逼迫太甚了,他忙歉然地行了个大礼,悄悄地退了下去。

    然而就在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刹那,只听见那婢子惊叫了一声:“女郎!女郎你怎么了!”

    他转身回房,却见方才还言笑晏晏的那明媚女子,已是失去了全部的神智,堪堪晕倒了在榻上,她素色的外袍上,一抹鲜艳的红色十分骇人,微微上扬的樱唇边,一缕殷红的血迹流淌了下来,映衬她如若白玉的肤脂之上,更显夺目无比,竟是有一种凄然的绝美之意。

    刘穆之不由得呆立在了原地。

    这女子看似柔弱无比,心智却竟是这般决绝,这般刚烈。

    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凉风肃兮白露滋。木感气兮条叶辞。

    临渌水兮登崇基。折秋华兮采灵芝。

    寻永归兮赠所思。感离隔兮会无期。

    伊郁悒兮情不怡。

    还记得,黄昏中我们一起走过栖霞山的漫山花海,然而再美的花,也及不上你绝美容颜之万一。

    难道我们真是,虽缘定此生,却注定今世无缘?

    

本文网址:http://www.fuguiminglan.com/book/105383/457343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iquw.com/book/105383/4573433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狂野美色春日宴楚王妃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最佳女婿天降巨富嫡嫁千金军少爆宠:娇妻吻上瘾一世倾城独宠娇女

性感的黑丝袜美女图片